川原HE

=顾清禾/川原

王不留行蹦哒……不是gif
@lai世还是一条咸喻诏。 喻诏太太超可爱的王ono

@MiEn_做个YOI吹 米太的勇喵!超可爱!!感觉自己刻毁了(;;)

终于记起自己是个正经(……)的章娘了orz几个月不碰刀手生的哦

最后2p是恶趣味ww

希望米太喜欢!!ono

【YOI】人畜无害可萌了


*有病 第一人称



*CP:维勇



@渴望被太太看一眼的苏筱 题目来自这个人,你们不要找我,真的,有病也是这个人带的


#





1



你好我是一只巨龙,一只人畜无害的巨龙,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隔壁国家的骑士总是来讨伐我。



每次我都不得不溜到一座很远的小岛上,或者变成人类的样子去街上逛逛,计算着骑士先生们走的差不多了再慢慢悠悠的回去。



哦,我的财宝又少了不少。



所以说为什么国王总是要下令来讨伐一只人畜无害又那么可爱的龙呢!



2



哎呀对不起,忘了自我介绍,我叫……



昆特牌提琴烤蛋挞苏打马拉松……等会儿?作者呢?作者!拿错剧本了!




不好意思哈,我叫胜生勇利。



3



啊,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我起了个大早,把自己的小城堡从塔尖到地下室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然后去海边冲了个凉,顺便吞了些小鱼虾垫垫肚子。



没错,又到了骑士先生们来我的城堡一日游的日子了。



我稍微翻了翻记事本,嗯,隔壁岛的披集去旅游了,小优和西郡去度蜜月了,切雷斯迪诺的岛又太远了……



好像很久没有吃到乌托邦的炸猪排盖饭了呢,那么今天就去街上玩吧!



其实龙不吃东西都没关系,只是我喜欢吃而已,而且乌托邦的炸猪排盖饭真的很棒。



4



我在自己身上加了一层识别障碍,往镇上飞去,和平时一样落在乌托邦附近,变成了人类的样子。



我拨了拨眼前有点长的发丝,好久没变成人类了,居然连头发也会变长吗。



“哎呀,勇利,好久不见了呢。”



我刚探出点头就被眼尖的宽子阿姨看见了,我走了出来,跟着宽子阿姨进了店里。



“勇利,还是一份猪排饭套餐吗?”宽子阿姨进厨房前问了我一句,我点了点头,宽子阿姨笑着去忙了。



5



啊,猪排饭真好吃。



6



我吃完猪排饭以后去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一点平时不怎么吃得到的零食。



嗯?你以为龙是可以随便离开自己的岛的吗?



7



当然是的。



8



看到太阳快下山了我算了算时间,骑士先生们应该回来了吧,我溜到海边,看着四下无人我变回了龙形,朝自己的岛飞去,落地的时候发现好像和走之前没什么变化,食物和珠宝都原封不动,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我绕着小岛飞了一圈,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有点奇怪呢……



最后我在桌子边上发现了一个银发的少年,我端起了龙的架势,问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我叹口气,现在人类小孩都这么不好搞吗?



“你是和骑士团的骑士一起来的吗?”



“对啊。”少年笑的明媚,插起一块小蛋糕塞进自己的嘴里。



哦,胃疼。



“那你为什么没有回去?”



“因为每次来的时候都见不到龙先生呢,所以和团长说了我自己留下来,见见龙先生。”



我扶额:“维特涅卡,玩够了吗?”



“哎呀哎呀,还不是因为勇利太冷淡了吗,我也是会寂寞的。”来人走过来,站到我面前,哦,那张笑脸真的很想让龙一拳砸上去。



9



你问我这个人是谁?哦,这家伙的来头可大了,一个国王,一个货真价实的国王,对,就是那个非要来讨伐我的国王。



“哦,所以说,今天也是你一个人来的?”我觉得我再和这个家伙待在一起,会先气秃顶的,是我:D



“当然啦,今天不是固定见勇利的一天吗?”说真的我现在特别想一拳打上那张笑的灿烂的脸。



“我可不记得我和你有什么奇怪的约定,或者说,你单方面的下了什么结论啊。”



10



因为某些不可抗拒因素,我们干了个爽:D



11



第二天一早,按照惯例,我拎着国王陛下的领子把他丢回他的城堡,并且警告了骑士团的尤里。



“要是再让他一个人留在我的岛,你们给我等着。”



尤里看了我一眼,然后问我:“怎么?又腰疼?还是屁股疼?”



我头也不回的飞走了。



12



啊,又是无所事事是一天,天空明媚,万里无云,诶,等等,那边军队怎么回事???



诶!等等!作者!你回来!你给我解释一¥*@&%¥……%#@



13



“Hey~勇利~好久不见,想我了吗?”



“我们明明昨天才见过!!!维克托,你最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哎呀,还不是因为我家老头着急抱孙子吗,所以尤里奥给我出了个主意,然后你就出现在这里啦~”



我谢谢你哦。



还有,尤里奥,我记住你了。



在演练场训练的尤里突然打了个喷嚏,边上的奥塔别克问了一句:“怎么了?”



尤里抹了抹鼻子说了句没什么,心里却在想那个不靠谱的秃子国王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14



所以说,这个故事的结局就是国王愉快的绑架了巨龙。



嗯?你问我就这么完结了?我不知道,你问作者。







END





这么有病真的对不起……(*´_ゝ`)

给媳妇 @渴望被太太看一眼的苏筱 的生日贺文

陪这个傻子过了两年生日啦,苏两岁也要变成苏一岁了w 希望新的一年也能天天开心,我爱你啾咪

Well,我像是会朝资本主义低头的人嘛!!

当然了啦。

520搞波事否?嘻:-P

好久没有写长评了好虚啊……哦它一点也不长

它也不是评论,它是一个表白,嘻:-P




@木姜子 嗯,首先我最爱的姜子(哦我的良心好痛!)

姜子的模特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虽然它还坑着……)入维勇圈早期看到的一篇文,软软糯糯的勇超戳我qvq就是鲱鱼罐头???

姜子关注我的时候啊,请自动脑补幸福升天顺便爆炸的鱼,欧凯?咳咳,然后看到了姜子的群宣,暗搓搓的抱大腿去了:-P

然后我和你们港,关于姜子的那什么什么都破灭了,不多说什么,看图好吗?自从那个姜子和那个屁搞一起以后,well,天天被塞狗粮,还被禁言,禁玩还说手滑【气哭.jpg】

还有你的模特番外模特番外模特番外呢!

咳咳。

@pry 的故事 然后是这个屁,哦不,这个可爱的小图包。

一个让姜子永远赶不上车的老司机,顺便姜子你的地下停车场怎么样了:-P

每次连麦姜子都说要一起吃给pp听:-P,其实我是拒绝的(看展昭真诚的大小眼)但是资本主义姜,不得不低头:-P

话说py你居然觉得我会发刀子【哭哭啼啼】

@宜渡 渡渡!冰o面到基的渡渡!ovo一直特别喜欢渡渡的文笔,最喜欢的是海峡!也很期待DRD。希望渡渡能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而委屈了自己,也祝身体健康。

@弃鹤 @镜花水月的空_蜗牛 @曳梓桦榆. 又爱又恨的三人组,鹤,空,扇贝。

再催更就把你们都吃了!尤其是你扇贝【昨天的扇贝真的超好吃!!!所以我吃了十个:-P】

单身鹤宝宝,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被姜子和鱼支配的恐惧?:-P记不记得曾经要日天日地日蜗牛的誓言?:-P记不记得曾经日更万字的誓言?:-P

空空,个人感觉很可爱的一个宝宝,连麦遁的最快的蜗牛,也最乐于搞事的蜗牛。

@陌景oc 乐于搞事的景景,什么煮姜煮鱼煮蜗牛煮扇贝都是你想出来的(*´_ゝ`)

催更一下童话,很喜欢这个设定呢:-P

@Angle 30° 阿角!感觉很神出鬼没(meiyou)的一个太太ovo,冰o的时候好像见到了来着xxx

很期待你的权利!也很希望看到结局w【催更催更催更催更】




以上是一个来自一条空巢老鱼对群里的大家的一个小小的表白,可能还有很多群里的太太没有圈到,非常感谢你们陪我度过的四个月,也希望能一起走的更远:-P没有你们的催更也不会有写文的动力呢【当然不催更我们还是朋友,催更你们只能上我的餐桌:-P】

总觉得好像写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呢xxx但是在这个很特殊的日子里呢,我,抱着不想让你们孤单的度过这一天的心态,敲下了这篇表白,爱我吗?单身鹤单身蜗单身角单身扇贝【顶锅盖逃跑】

:-P

【YOI/全员向】耳朵耳朵



*小滑冰的大家?长了耳朵?

@木姜子 姜子生日快乐嘿嘿嘿 一发短小的贺文w



#

1

勇利一觉醒来,觉得世界都玄幻了,谁可以告诉他,维克托头顶的兔子耳朵是什么东西???

勇利在床上做了几秒,然后缩回被窝,一定是我起床方式不对,再起一次。但是感到了身下奇怪的触感,伸手一摸,哦天哪!他身后的一坨毛绒绒是什么???

认命一般的爬起来,跑去厕所里的镜子一瞧,还没哀嚎出声,就被人抱了满怀。

“勇利~~这是什么啊?”

“我怎么知……噫!把你的手拿开!”

被捏了尾巴的勇利炸开了毛。

2

“所以说,今天的大家都长了耳朵?还有尾巴?”

维克托摘下勇利为了掩饰耳朵戴上的帽子,试图揉一揉勇利的小熊耳朵。

“看来是的,维克托不要摸我的耳朵!”

勇利第一百三十二次拍开维克托想要乱摸的手,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其他选手们。

尤里是猫啊……嗯,意料之中。

奥塔别克是狗?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格奥尔基背后那是什么尾巴?爬虫类的吧……壁虎?

克里斯……哦这花花绿绿的孔雀尾巴,等等为什么会开屏?

米拉和萨拉两个女孩子在互相为对方的松鼠尾巴系蝴蝶结,然后在尤里的猫尾巴上也系了一个。

3

“嗯,好像只有我们互相能看到对方的尾巴?”大胆的克里斯去冰上滑了一圈,然后问到。

“好像是的。”

然后勇利听到了好几声呼气,然后脱大衣的脱大衣,摘帽子的摘帽子,反正除了我们别人也看不到是不是?

然后该训练的训练,选手们很快散了开来。

“勇利,你说我要不要告诉尤里奥,米拉给他系了两个蝴蝶结?”

“不用。”

“嗯?”

“因为他已经发现了。”

维克托转头就看到尤里抓着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朝米拉丢去。

“起码给个豹纹!”

勇利摔,原来重点是这个吗。

4

感觉尾巴和耳朵没对他们的正常生活造成什么困扰,勇利也跟着维克托上了冰,期间维克托不止一次想要摸勇利的耳朵,但都被勇利打了手。

;♥︎;

5

期间勇利接到了披集的视频电话。

“哎呀,仓鼠君果然是仓鼠吗?”维克托凑近手机看了眼说。

勇利看了他一眼收起手机滑到了一边继续和披集还有同顶着仓鼠耳朵的季光虹聊天。

维克托:男朋友越来越盐了怎么办???

6

勇利觉得这是他来到俄罗斯最难熬的一天,长了尾巴的选手们都幼化了是吗……而且今天一天雅科夫和莉莉娅都不在,平时压抑了许久的选手们……嗯……一言难尽。

当然还有坚持于他的耳朵的维克托,自家恋人经常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带了个大龄儿童一样,今天也是。



End



#
救命我在写什么……哦姜子你千万不要嫌弃我【捂脸】

【YOI】竹马竹马

*年龄差大 其实想吃身高差:D 


*今天的鱼嗑药了吗 


*没有 


*cp:维勇




#

1
维克托和勇利是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差了十一岁。 


勇利初见到维克托的时候,维克托被家人坏心眼的套上了一条粉红色的洋裙,还扎了两个马尾,一荡一荡的挂在脑袋上,好不可爱。 


耿直的长谷津boy递了一只棒棒糖给维克托。 


“小妹妹,要吃糖吗?” 


哦,草莓味的。 


维克托笑着接过棒棒糖说了声谢谢,然后回去在日记上记下一笔: 


【今天,又被当做了女孩子。不过,勇利哥哥长的还不错?】 



之后维克托换上了男装并和勇利表明性别以后,勇利愣了几秒,然后爆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的说了对不起。


 维克托今天的日记是这样子的: 


【今天告诉了隔壁的哥哥其实我是男孩子,好像吓到他了?】 



之后维克托的父母偶尔会把维克托放在勇利家,拜托勇利父母照顾维克托几天,最后导致维克托经常跑去勇利家蹭饭。


“因为宽子阿姨做的猪排饭很好吃啊!”

维克托这么说,义正言辞的。

吃完以后一个大孩子一个小孩子就会凑到一起玩游戏或者做作业,最后两个脑袋都会凑在一起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尼基弗洛夫夫妇常常一脸歉意的抱走睡眼惺忪的维克托,偶尔维克托会耍耍小性子,留在勇利家过夜,一大早再回到自己家然后再蹭去勇利家。

今天的尼基弗洛夫夫妇也觉得男大不中留。

4

时间一直过的很快,维克托被送去了私立的学校,一周只有双休日才回家,勇利的大学生活也忙了起来,两人见面的时间被砍掉了不少。

所以回到家的维克托越来越黏勇利了,勇利也会依着他。

勇利大学开放日的时候勇利带着维克托去参观,途中遇到了同班的披集,平常披集和勇利就很谈得来,这次披集也拉着勇利聊了好久,披集走以后勇利才发现好像冷落了维克托好久,但是维克托也没说什么,顺从的被牵着手逛了一天。

到家以后维克托反常的没有粘着勇利,道了别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维恰,怎么了?”勇利差异。

“没有。”小孩子的声音蒙蒙的,不知道怎么了。

“维恰!”勇利的语气加重了一点,维克托站住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勇利叹了口气蹲在维克托面前,拨开了挡住眼睛的刘海,意外对上了一双溢满泪水的眼睛。

哭,哭了???!!!

勇利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过了一会儿勇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到维克托面前。

然后被小维克托“啪”的拍开了,糖咕噜咕噜滚到了墙角。

“不要!唔呼……勇利是……是坏蛋!”维克托哭了起来,声音随着肩膀一抽一抽的。

“勇利不喜欢……不喜欢了……呜呜……你只喜欢那个人……勇利,勇利不要维恰了……哇呜……”

得,吃醋了。

得知原委的勇利抱住了维克托,小朋友却推搡着不让人抱。

“好了,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维恰呢。维恰乖乖的,不要哭了好不好?”

终于冷静下来的维克托打着哭嗝,被勇利牵着回到家,吃了勇利做的猪排饭后安安分分的躺在勇利腿上睡着了。

看来有必要让维恰离披集远一点呢……

【画外音的糖:hmp?】

5

维克托把头发剪掉了,嗯,剪掉了。

“因为新来的主任强迫我把头发剪掉了。”

维克托如是说。

但是勇利觉得,跟着头发一起剪掉的是以前那个可爱的维恰,小白兔变成了大灰狼;)

【把我的天使还回来。】

勇利如是想。

6

维克托16岁那年,勇利离开了长谷津。

维克托默默的站在等车来的勇利身后,帮勇利领着一个行李包。

“维恰?车要来了,把包给我吧。”

“……”

维克托递出了包,勇利去拿的时候却紧紧的抓住了包带,勇利试着拉了两下,无果。

勇利最后叹了口气,松开拉着包的手,然后在维克托的脑袋上狠狠揉了几下,过了一会儿才被恼羞成怒的维克托拍开。

“头发乱了!”

勇利笑着戳了戳维克托气鼓鼓的脸,看着在闹脾气的人。

“好了,我又不是不回来。”

“可是,勇利要跑到我看不到的地方去了。”

“怎么会,我不会离开维克托的哦。”

“可是!……”

“勇利!车来了哦!”

远处的真利在嚷嚷。

勇利从维克托手上拿下来包,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棒棒糖,递给了维克托。

“维恰要是想我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哦,我不会离开维恰的。”

7

勇利离开了,但是维克托没有伤心多久,因为维克托离家出走跑去了勇利所在的城市。

尼基弗洛夫夫妇:男大不中留啊不中留。

8

勇利面对突然跑过来的维克托是异常惊讶的,也很是头疼。

这臭小子这么久跑来了?也亏他能找得到啊。

过了几天勇利更头疼了,这小子,怎么越长越不让人省心了??

天天晚上都凑过来非要和勇利一起睡,一起睡也就算了,还像个八爪鱼一样扒着勇利,撵都撵不走。

而且每天早上的尴尬时刻,勇利都会强制性把维克托踹下床,然后去厕所解决生理问题。

9

和平相处了一个月以后,维克托朝勇利丢出一个直球。

“勇利,我喜欢你。”

“嗯嗯,我也喜欢维克托哦。晚饭想吃烤鳗鱼吗?”

对方一脚踢开了你的直球。

“勇利,我真的喜欢你。唔,爱情那种喜欢。”

勇利盯着维克托看了一会儿。

“不喜欢烤鳗鱼吗?那么猪排饭?”

对方再次踢开了你的直球。

晚上维克托窝在沙发里认真的思考起自己到底哪里做的不好。

与此同时,勇利红透了一张脸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回忆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

天呐,维克托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吗!我今天这么回答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哦我的天哪……

勇利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最后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二天勇利在床头看到一张便条,维克托留下的。

【我回长谷津了,勿念。等我三年。】

熟悉的字迹让勇利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一样。

10

维克托的出现像是一个小插曲,石子抛进湖面片刻就回归了平静。

这三年,维克托经常给勇利打电话啊,发短信啊,甚至写的信都装满了一个大大的箱子。

果然是个小孩子。

勇利经常怎么想。

11

某天,勇利被同事们架去了居酒屋,为了庆祝勇利升职,前前后后被灌了不少酒,最后连路都走不稳,被一个叫做南健次郎的后辈送回了家。

南健次郎把勇利送到家的时候,被门口一个充满怨气的人吓着了,当他看到南健次郎,或者说南健次郎身上的人的时候,怨气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一样。

然后两个人就起了争执,银发的男人说他是勇利的熟人,但南健次郎却坚持要把勇利送到家。

勇利被两个人的争执声吵醒,看到面前的人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扑了上去,嘴里一直喊着维克托。

维克托扶着勇利的腰,打开了门,超南健次郎说了声谢谢就甩上了门。

关上门勇利整个人都已经黏在了维克托的身上。

“维克托,你终于来啦~嘿嘿嘿,你喜欢我的对吧?我也喜欢维克托哦,嗯,爱情的喜欢。”

“不过维克托真的是过分呢,居然说完喜欢我就跑了,你是不是该对我负责呀?”

听不下去的维克托把满身酒气的勇利丢进了浴缸,最后被Eros开关坏掉了的勇利挑拨的控制不住自己,吃♂掉了勇利。

12

第二天早起的勇利看着凌乱的床单和床单上的痕迹,像被雷劈中了一样,转头看向了身边还在睡觉的人,眼泪差点掉下来。

然后看到维克托背后的抓痕好好想了想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好像……是自己引诱的维克托?天呐……他到底做了什么啊……

勇利默默缩回了被子里,对上了一双充满笑意的蓝眼睛。

勇利摸上对面人的腰,狠狠掐了一下。

“所以说要我等你三年是要我等你大学毕业再名正言顺的离家出走吗!”

“是啊。”

勇利头一次想揍向笑出爱心嘴的恋人。

“啊啊,勇利真是冷淡呢,明明昨天晚上那么热情,还抱着我说喜欢我……”

“混蛋!”听不下去的勇利伸手捂住了对面人的嘴。

“那么要不要我们再回忆一下昨晚?”说完维克托翻身压在了勇利身上,又被勇利踹下来床。

“你是满脑子都是情色的初中生吗!给我买早饭去!”

最后维克托还是穿上衣服在楼下买了早点,回来的时候勇利已经收拾好坐在客厅等他了。

“呐,勇利,以后我们就是恋人了是不是?”

维克托看着正在吃早饭的勇利,突然说道。

勇利喝着牛奶差点喷出来,“所以说你是满脑子都是情色内容的初中生吗!”,顺便在桌下踢了一下维克托。

维克托看着勇利脸上的红晕,笑出了声。

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勇利这么想,却不知道自己的脸上,也出现了和维克托一样的笑容。


End


#
完全没有写出我要的感觉,我有罪,我有罪……

【YOI】我叫电梯监控摄像头 是个牛英俊

*第一人称,剧毒

 

*不是维黑不是维黑不是维黑

 

*由齿轮太太的新图引发的脑洞

 

*CP:维勇

 

 

 

 

#

 

1

你们好,我叫电梯监控摄像头,是个牛英俊。

 

2

 

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管他呢。

 

3

 

总而言之呢,今天,是我上岗的第一天,隔壁的摄像头前辈和我说要当心负责二号电梯的那对情侣,天天趁没人的时候做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还有,那个叫做胜生勇利的孩子是天使。

 

哦,上面那句是前辈的原话。

 

嗯?你问摄像头和摄像头之间怎么交流?

 

呵,说了你会懂吗。

 

4

 

说真的其实我挺期待看到那对情侣的,郎才女貌,天设一对,嘿嘿嘿。话说被前辈称作天使的那个女孩子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等会儿,怎么进来了两个男孩子?说好的情侣呢?

 

直到那个发际线特别危险的毛子亲了那个亚裔男孩的时候,同性恋这个词才出现在我的电路里。

 

哦哦,请你相信我,我并没有歧视同性恋者的意思,真的没有!

 

5

 

经过了早上几个小时的监视,我终于明白了前辈嘴里的当心是怎么回事了。

 

谁可以来告诉我,那个发际线特别危险的毛子怎么还没被嫩死啊!!!!!

 

嗯,让我冷静一下,冷静一下,以免短路。

 

好的让我来给你们回忆一下我到底拍到了什么。

 

首先,那个发际线特别危险的毛子叫做维克托,是胜生勇利的男神,据说是胜生为了那个发际线……哦不维克托在这家酒店上班才跑来应聘的,然后没想到就被选上了,最后和男神共同处事。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个鬼啊!

 

据某些小道消息称,维克托早就看上人胜生了,啧啧啧,这个圈套下的,可怜我们的小天使了。

 

哦对了,你们知不知道!那个勇利,简直就是天使好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以上省略1万字吹勇)

 

好的对不起我跑题了。

 

6

 

话题回到毛子对小天使做了什么。

 

酒店的制服配的是高领,小天使每次都会老老实实的扣到最上面一颗,最初我以为是习惯,结果不然,某天很热,小天使下意识的扯了扯领子,然后……我的小天使是被某种俄罗斯虫子啃了吗!草莓成熟的季节已经过了好吗!

 

然后那个毛子还特坏心眼的扯着小天使的领子问是不是很热,要不要解开一颗扣子,小天使红着脸拒接了,然后被狠狠的吻住了。

 

(▼ヘ▼#)

 

关爱一下单身机好吗!

 

仅仅半天,我就觉得我可能理送去维修不远了。

 

7

 

毛子对小天使的动手动脚,是不分场合的,就算电梯里有人,毛子也能一脸淡然的摸一下小天使的腰啊手啊臀啊,等等等等。

 

啊,其实我也好想摸……

 

咳咳,然后小天使红着脸拍开毛子的手,等电梯里没人了又对小天使这样那样,啧。

 

请问摄像头干掉俄罗斯毛子的几率有多少?

 

8

 

哦,折磨摄像头的一天终于结束了,真好。哦对了,前辈还和我说过,有一个叫做尤里的孩子,是毛子的同门师弟,自从毛子和小天使好上以后,尤里的日子一天过得不如一天,最后和上层反应以后调去了别处。

 

心疼……

 

9

 

嗯?毛子怎么往这个方向走了?让我换个镜头去看看,你问我我怎么可以切换镜头?呵,说了你也不懂。

 

话说那个毛子到底要往哪里去啊?这个方向,额,总监控室??

 

咦?不见了?换镜头换镜头。

 

天哪,他真的往总监控室走去了。

 

哦,我的朋友们,我们可能要说永别了。

 

10

 

What the……!毛子你明明是来删记录的吧!怎么还看了十几遍回放???!!!

 

Day 2


11

 

你们好,我叫电梯监控摄像头,是个牛英俊。

 

12

 

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管他呢。

 

13

 

昨天是我上岗的第一天,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真的是太好了呢。

 

但是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到底是什么呢……

 

管它呢,反正今天也继续舔我的勇利小天使,

 

嘿嘿嘿

 

 

END

 

【YOI】竹马竹马

*年龄差大 其实想吃身高差:D


*今天的鱼嗑药了吗 


*没有 


*cp:维勇




#

1

维克托和勇利是一起长大的竹马竹马,差了十一岁。 勇利初见到维克托的时候,维克托被家人坏心眼的套上了一条粉红色的洋裙,还扎了两个马尾,一荡一荡的挂在脑袋上,好不可爱。 


耿直的长谷津boy递了一只棒棒糖给维克托。


 “小妹妹,要吃糖吗?”


 哦,草莓味的。


 维克托笑着接过棒棒糖说了声谢谢,然后回去在日记上记下一笔: 


【今天,又被当做了女孩子。不过,勇利哥哥长的还不错?】 



之后维克托换上了男装并和勇利表明性别以后,勇利愣了几秒,然后爆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的说了对不起。 


维克托今天的日记是这样子的: 


【今天告诉了隔壁的哥哥其实我是男孩子,好像吓到他了?】 



之后维克托的父母偶尔会把维克托放在勇利家,拜托勇利父母照顾维克托几天,最后导致维克托经常跑去勇利家蹭饭。

“因为宽子阿姨做的猪排饭很好吃啊!”

维克托这么说,义正言辞的。

吃完以后一个大孩子一个小孩子就会凑到一起玩游戏或者做作业,最后两个脑袋都会凑在一起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尼基弗洛夫夫妇常常一脸歉意的抱走睡眼惺忪的维克托,偶尔维克托会耍耍小性子,留在勇利家过夜,一大早再回到自己家然后再蹭去勇利家。

今天的尼基弗洛夫夫妇也觉得男大不中留。

4

时间一直过的很快,维克托被送去了私立的学校,一周只有双休日才回家,勇利的大学生活也忙了起来,两人见面的时间被砍掉了不少。

所以回到家的维克托越来越黏勇利了,勇利也会依着他。

勇利大学开放日的时候勇利带着维克托去参观,途中遇到了同班的披集,平常披集和勇利就很谈得来,这次披集也拉着勇利聊了好久,披集走以后勇利才发现好像冷落了维克托好久,但是维克托也没说什么,顺从的被牵着手逛了一天。

到家以后维克托反常的没有粘着勇利,道了别就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维恰,怎么了?”勇利差异。

“没有。”小孩子的声音蒙蒙的,不知道怎么了。

“维恰!”勇利的语气加重了一点,维克托站住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勇利叹了口气蹲在维克托面前,拨开了挡住眼睛的刘海,意外对上了一双溢满泪水的眼睛。

哭,哭了???!!!

勇利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过了一会儿勇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递到维克托面前。

然后被小维克托“啪”的拍开了,糖咕噜咕噜滚到了墙角。

“不要!唔呼……勇利是……是坏蛋!”维克托哭了起来,声音随着肩膀一抽一抽的。

“勇利不喜欢……不喜欢了……呜呜……你只喜欢那个人……勇利,勇利不要维恰了……哇呜……”

得,吃醋了。

得知原委的勇利抱住了维克托,小朋友却推搡着不让人抱。

“好了,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维恰呢。维恰乖乖的,不要哭了好不好?”

终于冷静下来的维克托打着哭嗝,被勇利牵着回到家,吃了勇利做的猪排饭后安安分分的躺在勇利腿上睡着了。

看来有必要让维恰离披集远一点呢……

【画外音的糖:hmp?】

5

维克托把头发剪掉了,嗯,剪掉了。

“因为新来的主任强迫我把头发剪掉了。”

维克托如是说。

但是勇利觉得,跟着头发一起剪掉的是以前那个可爱的维恰,小白兔变成了大灰狼;)

【把我的天使还回来。】

勇利如是想。



任性并赌气的tbc



【一个挑事的微笑】

【YOI】我叫电梯监控摄像头 是个牛英俊



*第一人称 剧毒

*cp:维勇

*由齿轮太太的新图引发的脑坑

*cp:维勇



#

1

你们好,我叫电梯监控摄像头,是个牛英俊。

2

唔,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3

今天是我上岗第一天,但是我什么都没有拍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4

但是总觉得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呢……



#
你们大概是想笑死我然后继承我的展昭:D

【这不是正文!真的不是!!】